中国骨瓷发展史

2018-09-27

骨质瓷,一种主要以动物骨粉为主要原料烧制而成的瓷器。因品质极其优良,在国际上曾一度仅为皇家贵族阶层专用。从十八世纪中叶骨质瓷问世以来的二百多年间,骨质瓷技术一直为英、德、意、日等极少数发达国家所专有。而作为独领风骚两千多年的陶瓷王国,中国在唐山研发骨质瓷之前,完全不懂骨质瓷的生产技术。

1963年,唐山第一瓷厂在没有任何技术资料供参考的情况下,开始了研制骨质瓷的艰难之旅。从1963年开始到1982年,历经19年,中国的骨质瓷在唐山第一瓷厂得以诞生。如今,骨质瓷的发展在唐山可谓“一瓷独大”,但那段研发历史,却早已被人遗忘或根本不为人所知。庆幸的是,有一个人,对这段历史始终保持着清醒的认知,靠史料,靠经历,更靠孜孜以求的探索。他,就是曾任唐山第一瓷厂厂长的葛士林。这是一位三句话不离骨质瓷的老陶瓷人,因为,他希望每一个唐山人甚至每一个中国人,都能了解那段非凡的历程。

“和唐山首创‘五个第一’一样,中国骨质瓷诞生于唐山,同样具有非凡的意义。”一句话,便表达了一位老陶瓷人对骨质瓷的推崇和尊重。对于骨瓷诞生的历程,葛士林愿意讲给每一个有兴趣的人听。

“中国骨质瓷研究始于1963年,最早开始这项实验的是唐山第一瓷厂的王庆祥和檀振岭。王庆祥是唐山第一瓷厂技术干部,厂实验室负责人,檀振岭是工厂总工程师兼任技术科长。”葛士林介绍说,之所以下定决心要研发骨质瓷,是因为1963年的春天,天津外贸来唐山第一瓷厂洽谈业务,带来了一些国外的样品,其中就有一件英国的骨灰瓷茶杯。“工厂生产科叫技术人员过来观看,开开大家的眼界。这件骨灰瓷茶杯深深刺痛了王庆祥的神经,他从不知道世界上还有这么高级的瓷器,惊叹之余,更有了研制这种瓷的想法。于是,他拿着样品找到了檀振岭。”

两个人志同道合,说干就干,在技术资料一片空白的情况下,一项艰苦卓绝的科学跋涉,在唐山第一瓷厂悄无声息地迈出了第一步。

初期实验了多种动物骨头

首先遇到的难关是原料问题。大家考虑,它既然叫“骨灰瓷”,原料中肯定应该有骨头的成分。那么,什么骨头可以拿来做陶瓷呢?大家首先想到的是鱼骨、鸡骨这些表面柔润光滑又坚硬的骨头,于是就到职工食堂去找。经过实验,鸡和鱼骨很快被排除,主要原因是数量太少,难以找寻,即便试验成功,也难以维持生产。随后,他们将目光转向了猪、牛、羊这些大牲畜的骨头。

找到合适的骨头后,研究者们把骨头和上面的余肉一起煅烧,结果得到的骨炭含有大量杂质。“必须首先剔除杂质、除油除胶。”于是,他们又找来一口大锅,把从废品站买来的骨头,剔除残肉,然后放上碱面在锅里煮熬。等把骨头里的油和胶都熬出来后,风干压碎再放到炉子里烧成骨碳,碾成骨粉,经过多次用清水漂洗,最后才与陶瓷粘土合制配方。

经过一次又一次的变更配方、调整工艺、试烧瓷片,到了1964年的秋后,中国的第一件用动物骨粉和瓷土烧制而成的瓷器样品终于诞生了。这种瓷的瓷质轻盈、釉面细腻柔美舒适,半透明、通体泛着淡雅柔润的绿色荧光,和通常粗厚不透明的陶瓷有着本质的区别。

但是,这与世界各国的乳白色产品完全不同,而且性能极不稳定,成瓷率极低,很难投入生产。尽管如此,檀振岭和王庆祥仍然感到:中国真正骨灰瓷的出世之日已经不远了。

正当研究者们踌躇满志准备继续大干时,始于1966年的那个特殊年代来临了。王庆祥因工作需要,过早地离开了自己实验室。

“庆典”骨灰瓷成功出口

“1972年之后,唐山第一瓷厂的生产秩序逐渐恢复稳定,这一年,轻工部和外贸部对中国陶瓷行业也提出了‘上高档、增配套、提高换汇率’的工作部署,这无疑给唐山第一瓷厂的骨质瓷研究重开了绿灯。”葛士林说,早在1968年底,中专毕业生李洪凯和金秀萍就被分到了工厂,在檀振岭的主导下,他们又组成了骨灰瓷实验的第二团队。

1973年之后,又有一批大中专毕业生进厂。时任第一瓷厂任厂长的崔金祥也对骨灰瓷研制工作给予了强力支持,要求全厂各部门都要积极配合和支持骨灰瓷的实验工作。

经过了研制者们数年的努力,骨灰瓷的性能终于趋向稳定,并于1975年开始了实验性批量生产。

“当时,人们将这第一代骨灰瓷命名为‘绿宝石’,非常形象且恰如其分地表述了它的特质。”此后不久,就有香港客商前来订购,为了打开国外市场,工厂又为绿宝石骨灰瓷另外设计了“庆典”牌商标。“庆典”牌绿骨灰瓷的出口,宣布了中国第一代骨质瓷研制成功。

进一步研发因地震被迫中断

唐山第一瓷厂的绿骨灰瓷小批量试产不久,问题接踵而来:热稳定性很差、放久了就自行开裂炸纹;铅含量过高、画面放置稍久就出现铅污和画面脱落;生产难度大、半成品破损率极高、成本投入无法承受;销路不好、产品积压;最后,也是最让人沮丧的,是有关部门根本不承认这是真正意义上的骨灰瓷。因为国际上公认的高档骨质瓷呈现奶白色,而唐山的却是泛绿色。

把绿色变为白色,很难。可是,再难也要上。

大家在原料配比,烧成方式等方面,先后试验了无数次。“檀振岭当时是工厂的总工程师,不仅主导着骨质瓷的实验,还担负着全厂的技术及质量管理工作,他深感时间不够用,就把铺盖搬到车间的一间小房子里,吃住在工厂,常常一个月都不回家一次。”这些工作细节,都是葛士林几经周折找到他的家人和老职工后才了解到的。

尽管研制人员不辞辛劳,但工厂在对骨质瓷的认识上还是出现了分歧。很多人认为骨质瓷研究成本过高且销售不畅,长此下去,工厂承受不起。那段日子,全厂上上下下要求骨质瓷下马的呼声很高。此时,崔金祥厂长力排众议,对骨质瓷研究表示出了力主不弃的决心。很多人后来都回忆说,如果当时没有崔厂长的坚持,恐怕唐山的骨质瓷早就半途而废了!

就在唐山第一瓷厂决定把骨灰瓷研究继续进行下去的时候,1976年7月28日,唐山大地震发生了。第一瓷厂是个重灾区,厂房全部坍塌,人员财产损失惨重。而最为不幸的是骨质瓷研发的领头人檀振岭工程师在地震中不幸罹难,年仅52岁。

中国的骨质瓷研发,第二次被迫中断。

真正的白骨灰瓷诞生于1982年

1978年,唐山第一瓷厂经过简易自建,在生产条件十分简陋的情况下强行开工。随后,因地震中断的骨质瓷研究也在震后的简易房里重新开始。

1979年,轻工部和国家有关部门下到基层,逐地区对全国陶瓷新产品开发项目进行筛选和审定工作,专家组来到唐山。第一瓷厂由于骨质瓷研究的基础扎实,工作到位,可行性强,很快被国家科委、轻工业部和河北省列为重点科研项目,项目名称定为《高级日用瓷工艺技术及设备研究》,项目的主要任务是,变绿色骨灰瓷为白色正宗骨灰瓷,并实现生产工艺、设备定型。国家立项后,同时划拨185万元支持资金,用于建设年产100万件骨灰瓷的中试生产线。唐山骨灰瓷的研制和生产,真正迎来了春天。

“骨质瓷研究正式列为国家科研项目之后,为了保证工作进度,唐山陶瓷公司决定从唐山陶瓷研究所抽调力量,与第一瓷厂配合,成立技术攻关组,力争在两年时间内突破骨灰瓷变色机理及各项理化指标达标问题。”葛士林介绍,在这期间,工厂集中全力进行了新配方、熔块釉、成型收缩系数、烧成方式方法、施釉方式方法、烧成温度适用曲线、产品标准、缺陷控制、辅助材料、工艺流程与工艺规范和设备选定型的研究。其中,骨灰瓷中实专用生产线200多名职工也以自己的实践投入到了骨质瓷的生产实验中。

1982年,骨质瓷技术攻关组在上百个试验配方中选定了最佳新配方,成瓷由绿变白后,不仅品相好,而且各项理化指标均与英国瓦赛斯产品相同或优于国外产品。最终,由国家科委、轻工业部委托省轻工厅邀请全国各地陶瓷专家组成的鉴定会权威宣布:唐山骨质瓷各项理化指标和外观质量均达到国际高档骨质瓷水平,获得国家验收通过。至此,中国宣告骨质瓷独立研发成功,结束了不能生产骨质瓷的历史。

遇市场冲击骨瓷再遭“下马”风

1984至1985年,由于外贸体制改革和国际市场变化,中国的陶瓷出口首次遭遇国际市场冲击,唐山所有陶瓷厂都面临着极度困难的局面。

1985年5月,唐山陶瓷公司党委在第一瓷厂召开常委紧急会议,指派党委常委、宣传部长葛士林到第一瓷厂挂职党委书记。“当时,第一瓷厂出现了很大的危机与困难,很多人就把怨恨指向了骨质瓷。认为企业亏损、职工拿不到奖金,都是因为骨质瓷生产线成本高、破损大、产品积压,债台高筑造成的。但我认为这种看法是错误的,也是危险的。”

亲历了那段历史的葛士林告诉记者,当时唐山第一瓷厂90%的产品是普通瓷,有3000人生产。而骨质瓷只有一条试验生产线,200人生产。但是,骨质瓷的平均产值却是普通瓷的十倍之多!“这是一棵摇钱树,我们守着骨质瓷赚不到钱,这才是问题的要害。所以,骨质瓷对于第一瓷厂是福不是祸。只要一瓷厂能够快速把骨灰瓷变成全厂的主导产品,我们就能快速走出困境。”

早在分歧产生之前,唐山第一瓷厂为了进一步提升骨质瓷的品质,争取快速达到国际生产水准,曾向国家申报了关于进一步扩大骨灰瓷生产规模并进行技术升级改造的项目建议。1986年,该项目被国家经委、对外经济贸易部、中国工商银行以“经轻(86)361号文件”批准,并以轻纺“三为主”外汇贴息贷款技改项目正式列入国家“七五计划”,成为轻工业部、河北轻工业厅的重点技改项目。“当时国家一再催促唐山第一瓷厂尽快报上项目的可行性研究报告以及工作进度计划,但是由于要求骨质瓷下马的思想占据主导,这项工作的落实很不顺畅,上报材料屡遭否定。

逆境前行骨质瓷真正走向辉煌

1987年底,面对唐山第一瓷厂出现的混乱,陶瓷公司通过民主投票的方式,改组了厂领导班子,由葛士林出任厂长。上任之后,他有效遏制了“下马风”。1988年初,唐山第一瓷厂骨灰瓷技改项目开始加速工作,以夺回失去的时间。

唐山骨灰瓷技改项目可行性报告顺利获得国家通过,第一瓷厂与英国艾克米•玛尔斯公司也达成了关于骨灰瓷整套设备与技术捆绑引进的谈判协议。为保证引进项目的质量,由葛士林带队中方考察组,赴英国瓷都斯托克实地考察,并与艾克米•玛尔斯公司经理骆佛特•约翰进行最后的合同谈判

英国骨质瓷及陶瓷窑炉设备制造基地是对中国乃至世界保密了近二百年的禁地,葛士林一行是第一批走进英国皇家骨质瓷厂的中国人。“在英国的考察和学习从根本上改变了我们对骨质瓷的原有认识。如果以前我们是‘自学成才’,那么现在就是要重读大学,成为一个名符其实的‘骨灰瓷生产专家’。”

“从英国回来之后,为了让更多的职工能够更新‘高档瓷’的理念,我们又组织了大批生产工人赴英国骨灰瓷工厂进行培训。这是中国很多工厂不敢做的事情。”到1989年初,英国的设备和专家组开始陆续到厂,双方以唐山原有骨质瓷工艺为基础,按照新的生产工艺标准,开始了全新的实验与探索。

经过6年的不懈努力,唐山骨质瓷得到第三次提升,一条总投资4200万元人民币,年生产能力500万件的骨灰瓷专业生产线,于1991年8月在唐山第一瓷厂顺利通过了国家验收,中国的骨灰瓷从此达到了与英国相同的现代化技术标准。

自此,包括唐山在内的中国骨质瓷开始蓬蓬勃勃地发展起来,唐山本地的品牌骨瓷厂家如雨后春笋,生产出的高档骨质瓷不仅走进了中南海,更走进了各种高档场所。唐山乃至中国的骨质瓷,开始真正走向的辉煌。

1992年2月24日,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向全国人民公布唐山生产的骨瓷综合判定结果达到A级水平,在全国无铅无镉等指标抽检中,质量位居首位。唐山骨瓷是全国唯一受到表扬的产品;

自此唐山骨瓷令上千家中外客商蜂拥而至。各家航空公司,国家机关包括中南海,都来采购唐山的骨质瓷;

1997年香港回归祖国,香港特区政府选中唐山骨质为官邸用瓷;

1999年唐山骨瓷被选定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50周年天安门城楼庆典用瓷和中南海中央领导专用瓷;

2001年唐山骨瓷被选为上海APEC会议专用瓷,用于接待各国元首;

2003年9月,中国轻工业联合会、中国陶瓷工业协会在第六届唐山中国陶瓷博览会上命名唐山为“中国北方瓷都”;

2005年唐山在国内率先研制出国家级技术创新产品——无铅骨质瓷,彻底解决了陶瓷含铅的难题;

2006年11月底,唐山骨质产量已经达到12000万件,占全国的90%以上,成为全国最大的骨质瓷生产基地;

2010年4月唐山骨瓷被选为上海世博会国宴用瓷,用于接待参加世博会的68个国家元首;

2010年6月瑞典维多利亚公主大婚盛典选择5万件唐山骨瓷作为尊贵国礼;

2010年7月唐山骨瓷成功研制了世界领先的生产难度非常大的超薄骨质瓷,而此类产品英国尚不能生产。

作为中国北方的瓷都,从1998年开始至2011年,唐山连续成功举办了14届中国唐山陶瓷博览会。

2012年11月26日至12月7日在卡塔尔首都多哈召开的第18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唐山博玉骨质瓷作为唯一一家骨质瓷生产企业代表中国参加,有来自全球194个国家的17000多名与会者,充分展示了中华民族灿烂的历史文化和当代北方瓷都的风采。唐山骨质瓷正在一天天稳步上升,每一天都显示着它骄人的成果。




红玫瑰骨瓷:红玫瑰陶瓷,唐山骨质瓷,中国骨瓷,骨瓷餐具,骨瓷茶具,骨瓷咖啡具,高档陶瓷套装

来源: